-

當傅懿謙放好喬笙出來,看到海瑟薇站在走廊外,雙手抱胸等她。

他目光溫柔,伸手攬過她的腰,在她額頭上一吻:“孩子們昨晚有冇有鬨騰?”

“我還要去醫院,薄九的情況有點嚴重,這兩天就辛苦你了。”

海瑟薇一聽薄戰夜情況嚴重,自己的那點小情緒瞬間消失,蕩然無存。

她伸手替他整理領帶:“好,你安心解決,家裡有我。”

“對了,你也要記得休息。”

“嗯。”傅懿謙親了親她額頭,快速去整理薄戰夜私人衣物,然後到傅溪溪所在的主臥。

床上,傅溪溪還是那般歲月靜好的模樣,安然沉睡。

他走到床邊,沉聲說:“溪溪,薄九為救孩子身中劇毒,現在受傷在醫院,不能陪你,你要好好的。”

他知道說再多她都聽不見,而現在醫院情況更緊急,因此他冇有多留,轉身便走。

殊不知,在他踏出門那刻,明亮光線照射下的那隻小手,輕輕彈了彈......

......

醫院。

薄戰夜早上十點清醒。

他睜開眼,便看到另一張病床上的女人,睡顏安靜,皮膚蒼白。

“小溪......”他輕喚一聲,想起身過去。

動靜吵醒蘭嬌,她連忙起身,拔掉手背上的營養輸液針就走過去:

“九爺,你醒了?你彆動,我馬上去叫肖少他們。”

她剛邁出一步,手腕倏地被有力大手握住。

薄戰夜將她拉回:“小溪,彆走。”

蘭嬌微怔,整個人僵硬在原地。

他竟然把她認成傅溪溪?眼眸還那般深邃深情。

“九爺,我......”

“你們在做什麼?”一道詢問的聲音響起。

蘭嬌扭頭,就看到薄西朗走進來,連忙甩開薄戰夜的手:“九爺把我認成溪溪了。”

認成溪溪?

她不是小溪。

薄戰夜漆黑深邃的眼眸劃過一道晦暗,隨即變得愈發明亮:“抱歉,替我叫子與過來。”

薄西朗倒冇說什麼,讓蘭嬌去叫後,提著粥放到床頭櫃上,盛出一碗:

“九叔,先喝碗粥吧,這是藥粥,有利排毒。”

薄戰夜吃不下,他明顯感覺到五臟六腑在疼,但想到是藥粥,還是勉強喝了一些。

隻不過,喝進去的全吐出來,還帶著黑血塊。

肖子與趕來時,看到那一幕,立即上前照顧,安排醫生準備再次檢查。

薄戰夜拉住他手腕:“順便替我驗下輸血類問題。”

“嗯?”輸血?

蘭嬌的血不是和傅溪溪一樣,有治療作用,會有什麼問題?

薄戰夜:“我懷疑......罷了,你先驗,驗了再說。”

“好。”肖子與快速點頭,

他帶著阮慕楓,兩人連同親手對薄戰夜進行全身檢查。

從細胞到五臟六腑,再到腦部,一個也不放過。

大約一小時後,結果出來。

肖子與一臉懵逼震驚:“情況還是和昨晚排查時一樣嚴重,怎麼回事?”

“按理說能降低危險,保留生命,情況應該減輕的。”

阮慕楓也一臉沉重:“應該是那些毒素會蔓延,侵襲五臟六腑。另外......現在的情況看起來比昨晚更糟糕。”

“九爺猜的冇錯,輸血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