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小說 >  武魂帝君 >   那條路

-

嚴格來說,誅天都不是他煉製,但混沌鎮神鐘,是他一手煉製,隻是在亂入歲月時,被他送給當時還弱小的毒神。

後麵好不容易相見,又被陸凡命令跟隨霍族前去鎮壓大惡。

此時,若非是道果有缺,他都不可能將混沌鎮神鐘召回。

最早時,所有信仰之力都被陸凡注入混沌鎮神鐘內,那時候的陸凡極為忌憚信仰之力,總覺得不妥。

但修煉至今,他已經明悟了很多事,並且知曉,佛宗的佛祖曾經也走的信仰成神這條路,隻是他未曾成功,就有詭異的大難降臨,讓整個佛宗都被滅掉了。

此時的陸凡,卻是覺得,佛祖應該冇有真的隕落,但凡世間還有佛陀或是僧侶,他就永生於這些人的信仰之中,終有一日能在顯。

霍族,距離此地不知多少億萬裡,也不知間隔了多少片星空。

這一日,霍族大亂!

因為坐鎮霍族祖祠的混沌鎮神鐘輕鳴,而後鐘波擊碎前方時空,刹那不見。

霍族半神擺擺手,示意族人不用緊張。

今日他就覺得,混沌鎮神鐘有了點點神異之處,在晉級,隻是一般人發現不了而已,而此時離去,很明顯,隻有那個人的召喚。

混沌鎮神鐘來了,像是個撒嬌討好的孩子,不斷盤旋在陸凡身周。

當然,當其看見陸凡一身是血後,又發出恐怖的鐘波,鐘波一縷縷,擊潰了從天而降的諸多雷霆。

陸凡抬手抓住混沌鎮神鐘,從中傾倒出數不儘的信仰之力,將殘缺的道果包裹起來。

但就在此時,一道業火陡然滋生,竟然點著了信仰之力。

這業火憑空出現。

“你們越是緊張,就證明這條路正確。”

陸凡獰笑:“給我鎮壓!”

他怒吼,混沌鎮神鐘轟鳴一聲,將所有傾倒出來的信仰之力,再次吞入鐘體內。

陸凡仔細想了想,也進入鐘體內部。

其中自成方圓,信仰之力滿天都是。

鐘體外部。

誅天在縱橫衝殺,混沌鎮神鐘同樣演化出靈,與誅天並肩作戰,大戰滅魂鐘。

不知過了多久,整個天地,似都聽見了恐怖的雷鳴之聲,所有人都知道,在這個紀元,誕生了第一尊半神!

但凡是這個紀元內的生靈,所有人心中都有感,無儘星係兆億生靈同時抬頭,看向陸凡所在方位微微一禮。

紀元第一尊半神。

這是一種尊榮。

當也是一種責任。

他需庇護此紀。

陸凡終於踏入半神之境,此時他沐浴神輝,傲立於破敗的宇宙中,俯瞰下方青宵:“我說過,你可以早走,否則你這縷靈,就走不掉了。”

青宵獰笑:“吾斬殺神祗時,你依舊處於混沌輪迴中,處於九幽煉獄下,你算是什麼東西?”

“鏗!”

陸凡彈指,一縷戟芒從指尖瀰漫而出,直取青宵眉間。

大戰在起!

剛突破半神,陸凡巴不得有一個極致強大的對手,來幫助他穩住道果,體驗這個境界的戰鬥,這青宵就是最好的人選。

億萬兆星係外。

雷神孤身鎮守一路,就在此時,藥神來了。

“他總算走上了那條路。”藥神先開口,歎了聲,道:“替他擋下所有因果,嗬護著他走到這一步,太不易。”

雷神也歎息:“什麼都是值得的,你知道,我們隻有這個機會了。”

“他已經到了半神,遮掩不住他的氣息,冥冥中,他的因果會被捕捉。”藥神開口:“他今後的道途,我們不能插手了。”

雷神沉默片刻:“輪迴有信嗎?”

“他在尋前世的因,在聚此世的果,當然,他承諾,若是哪位出現,他會歸來。”藥神看向雷神,道:“既然他到了半神,那麼就啟動吧,佈局萬古,我們還好,但有人忍不住了。”

雷神這次沉默更久,歎了聲,道:“時空依舊不曾找到。”

“他獨斷了歲月,擋下所有曆史洪流,受創最重,是否真的踏入了輪迴,誰也不敢肯定。”藥神眼中有悲慼:“他很可敬。”

“那就掀開曆史一角吧,這天地一汪清水,就讓他去做那吹皺一池清水的那一縷風。”雷神眼中有冷厲。

……

沉寂之地中。

陸凡成長太迅速。

短暫交戰後,陸凡了悟了這個境界的廝殺與征戰,並且熟悉了。

萬裡外的青宵,眼中儘是殺意與寒光。

他大意了。

這縷靈,不可能在如最初那般,碾壓這個該死的螻蟻。

並且,他的這縷靈上,有恐怖的殘缺了,那是被一戟釘殺而出,嚴格來說,若非是滅魂鐘殘留在此地的道韻替他當下那一戟,他這縷靈就潰散了。

“螻蟻。”青宵怒吼,讓陸凡眸子清冷:“你差點被滅了,能滅你的,是螻蟻?”

陸凡反問。

“這隻是吾的一縷靈,連本體萬一之力都冇有。”青宵獰叫。

“你的本體應該來不了此地吧?我就有成長時間,等下次與你本尊相遇時,斬了就是。”

陸凡說得很平靜。

這一戰,陸凡很艱辛,但最終,成功斬了這縷靈,並用煉天獄收之。

遙遠的未知鴻蒙地。

一個無法預知的存在怒吼:“誰?誰滅吾靈?”

哪怕是他,也不可能忽視一縷靈的缺失,最恐怖的是,哪怕是靈被滅,但依舊會有反饋,可冇有。

這無法預知的存在,肯定自己的一縷靈被滅了,但誰出手,冇有任何的資訊。

“恭喜夫君。”青月笑顏如花。

陸凡歎了聲:“隻是半神而已,還是太弱了。”

青月道:“夫君可是你們這個紀元的第一尊半神呢,先成半神,就占據了先機,可以說,這個紀元的成神名額,已經被夫君提前鎖定。”

陸凡冇有說話。

若是一紀元真的隻有一人能成神,未免太可悲。

最起碼,在陸凡認識的人中,就不隻有一人有成神的資格。

比如陸龍神,比如小諾以及小武還有小天。

雖然不知他們現在何處,但陸凡卻是有某種預感,這些人都未曾逝去,還存在與他暫時不可知的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