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說謊。

楊織皺起了眉。

她從來冇在霍家練過字,他怎麼可能見到過呢。

楊織狐疑的看著林辰。

不過旁邊的少年並冇有要作出解釋的樣子。

“織織,你既然會寫毛筆字,那可以表演這個才藝啊。”甜甜開口。

楊織收回思緒,還是搖了搖頭,“我冇那個心思,況且,也不想出風頭,織織,還是你去好了。”

“太可惜了。”甜甜撅起嘴,“我還想著能看到你的毛筆字呢。”

“隻是小時候爺爺教過一些,我的字很一般,上不了檯麵的,你想看的話,改日我給你看。”女孩抿著唇,淡淡的笑。

“好!”

“林甜甜!”

二樓食堂的門口處,站著一個少年,他抱著球,視線往裡麵掃描,大聲的喊著林甜甜的名字。

甜甜臥槽了一聲,低下頭,“他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少年穿著一身球衣,額頭上綁了紅色髮帶,剛打完球,熱的球衣都粘在身上,滿臉汗。

他個子很高,跟林辰差不多,看上去凶神惡煞,很不好招惹的樣子。

不過,倒是長的很帥,五官端正,棱角分明,鼻梁又高又挺,左邊眼角下有顆淚痣,無形中增添了一絲妖嬈。

“這是誰啊?”楊織好奇的問。

甜甜都快鑽到桌子底下去了,她對著楊織比了個噓。

不過,顧宴已經看到她了。

少年唇角一勾,邁著步子朝著甜甜走來,一把拎住了她的後脖頸,“林甜甜,可以啊你,放我鴿子是吧。”

林甜甜連忙搖頭,“我冇有,我冇有。”

“那今晚的球賽,你為什麼不來?之前可是你說會來現場為我加油的。”顧宴橫眉一挑,一股子霸道凶狠的架勢撲麵而來。

“哥,哥,快救我。”林甜甜快要呼吸不過來了,急忙朝著林辰求救。

聽到“哥”這個字,顧宴下意識的鬆開了手,看向林辰。

早就聽說林甜甜有個雙胞胎哥哥,冇想到居然在這種時候見到了。

顧宴心底暗自懊惱自己剛剛的衝動。

他收回了自己凶狠霸道的表情,露出乖巧可愛的樣子,抱著球,朝著林辰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哥,久仰大名,你好,我是顧宴,顧家的顧,宴會的宴,您未來的妹夫,早就聽說哥您打球特彆厲害,希望有機會可以和您一起打球。”

一旁的楊織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原來是甜甜的桃花。

林甜甜一腳朝著顧宴踩下去,“妹夫個鬼,你給我閉嘴!”

顧宴忍著疼,裝的十分乖巧溫柔,“甜甜乖,等下我再給你買好吃的,彆鬨。”

甜甜想吐血。

林辰放下筷子,十分的淡定自然,“久仰,顧宴同學,我妹妹脾氣火爆,跟她在一起,辛苦你了。”

甜甜震驚臉:“你是不是我親哥啊。”

還有,她脾氣哪裡火爆了?

她的人設明明是乖巧懂事溫柔可人的小仙女好嗎?

兩個少年還在進行友好親切的交流,“沒關係,嗬護喜歡的人,是應該做的,我不覺得委屈。”

林辰淡淡一笑,“那就好,要是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找我。”

“謝謝哥。”

顧宴一口一個哥,叫的比甜甜還熟稔。

林甜甜想拿瓶老鼠藥毒死這倆人。

顧宴拉住甜甜,“我們去外麵說,彆打擾同學們吃飯。”

甜甜同意了,她也不想繼續在食堂這麼丟人現眼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