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小說 >  方歸廣茸 >   第760章 誅心魔主

-“司馬離齋,你個老糊塗,早晚會死在魏影手裡的,到時候,你後悔去吧!

雜種?你說誰呢?我可是城主秦帽僅剩的兒子了,份量有多重,你不會不清楚吧?

如果我死了,屍王神宗必然和魔巫門開戰!秦帽不會放過你們的。

識相的,馬上讓開道路,有我在,才能穩定住桷州城動盪不安的局勢。

門主大人,你乃梟雄大能,應以大局為重,倒是說句話啊。”

司馬奇忽然收斂瘋狂,分析起局勢來,轉而,看向魔巫門主。

眾人也都看向門主。

非男非女的聲音響起:“秦奇小兒,你是在威脅本門主嗎?”

“非也,門主大人不要誤會,我隻是實話實說罷了。”

司馬奇微微昂著下巴,口中雖如此迴應,但身體語言誰都能看懂,就是在威脅。

“哈哈哈!”門主怒極反笑:“好一個豺狼小輩,真是夠膽!

隻不過,你還是太嫩了,本門主早就收集到了秦帽足夠多的情報,其內顯示,如你這般的私生子,至少還有五人!

你這臥底的份量比那幾個要重些,保密性強,冇有被我收集到而已。”

“什麼,你在說什麼?我不信。”

司馬奇大驚。

因為,門主所言為真的話,那他幾乎就冇有什麼重要性了。

私生子至少六個的秦帽,豈會在意放棄他這麼一個棋子?

“不管你信不信,事實就是如此。

怎麼說呢,你被秦帽老賊忽悠了,他和你雖有血緣關係,但並冇有父子之情,隨時可以拋棄你的。”

門主一番話,殺人誅心。

司馬奇遙遙欲倒。

守護他的三個客卿,並冇有攙扶之意。

他們現在麵臨的壓力太大了,即便是三尊陸地神仙那又如何?對麵可是魔巫門一大半的核心高手。

“快,帶我走,咱們突圍!”

司馬奇急急扯住編鐘女客卿衣袖,想要利用對方的能耐儘快脫離險境。

“放手,真塔瑪累贅!”

女客卿一揮衣袖,就掙開了司馬奇的手,眼神極不耐煩。

司馬奇宛似被雷劈中,愣怔當場。

編鐘女客卿的反應,證明瞭門主的話不虛。

很明顯,秦帽給過命令,一旦司馬奇冇用了,三大客卿可直接拋棄,想辦法儲存自身纔是首要任務。

司馬奇真的被打擊到了。

門主也不再廢話,對著那邊揮了揮手。

其身後飛出來五六個人影,都是不次於三大客卿的狠角色,是魔巫門的長老們。

兩個對一個,和城主府三大客卿打在一起。

眼看著冇法短時間拿下,門主和副門主司馬離齋忍耐不住的出手了。

他倆一加入,隻用了幾息時間,城主府三大客卿就被打成重傷,緊跟著就被生擒活捉了。

再多的手段和陰謀,在絕對實力麵前也是冇有作用的。

門主隨便發動幾個巫術,就讓對方苦不堪言。

這是實力的碾壓,對方根本就冇有逃脫的機會。

隨後,一眾核心弟子上前,將跪在那的十四名核心弟子和肖丘六叛徒封住了法力,用特製的繩索五花大綁起來。

等待肖丘六人的,將是司馬家族的家法。

而十四個背叛魔巫門的核心弟子,將接受長老團審判,能不能活下來,完全看他們是否能戴罪立功?這就無需我去操心了。

押解著城主府三大客卿和十四個叛徒,門主大人領著高手團離去,留給司馬離齋一句話:“司馬奇該如何處置,你自己看著辦!”

司馬離齋躬身應命,目送門主離開,這纔看向始終冇有遭遇攻擊、躲在陰影中簌簌發抖的司馬奇,臉色鐵青一片。

司馬離齋一輩子都冇有這麼丟麵子過,他鼻孔中都要噴出火焰了。

“噗通!”

司馬奇再也受不住恐怖威壓,一下子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祈求司馬離齋放他一馬。

“如果,你冇有坑害蝶兒,也冇有暗殺常翎他們,本座倒是能念在往昔情分上饒你一命。

但你,殺害了本座的親閨女,暗殺了本座的得意弟子,還讓本座在魔巫門長老團麵前丟儘了臉!

你不死,本座如何麵對本門弟子?這張老臉往哪兒放?

秦奇,蝶兒魂魄被邪修煉器了,所以,你的魂魄,本座打算如法炮製的煉製成一件法器,以此告慰蝶兒!”

司馬離齋說著這話,殺機畢現。

“不,不,你不能殺我,我還有遠大抱負冇有實現,許多夢想也冇有完成,我不能死!

魏影,一切都是你害的!我不服。

我搞不懂,萬無一失的圈套如何出了岔子?你如何識破今夜的計劃?是不是有人給你通風報信了?你給我說啊!”

司馬奇心底極為不甘,他意識到離死不遠了,在此之前,必須搞明白敗在哪裡,不然,會死不瞑目的。

我看向司馬離齋。

他蹙著眉頭,緩緩點了一下頭:“魏影,你就讓其做個明白鬼吧。

你親手將其斬殺後,魂魄抽出來給我。

這個過程,我不想看見。”

隨後,他領著司馬蜂他們走向一旁,讓我和王探麵對司馬奇。

我始終戴著臉譜麵具,和王探對視一眼後,王探會意。

他掐了個手訣,極品陣盤激發的法陣向內收縮,罩住了我們三人。

即便司馬離齋也無法窺探到內部狀況了。

司馬奇目前完好無缺的,本身實力不低,司馬離齋並未製住他,卻讓我親手斬殺,這老狐狸,故意給我製造麻煩不說,還讓我將司馬奇的魂魄抽取出來,是什麼意思?

顯然,是一種試探。

司馬奇胡亂攀咬我許久,司馬離齋豈會半點懷疑冇有?

這是想看看我抽取魂魄時使用的手法,用之對比常翎等人的遭遇。

我腹誹老東西幾句後,卻根本不放在心上,因為,我會的抽魂手段,豈止一種?

“魏影,你要是能讓我活下去,以後,我惟命是從,認你為主都行!”

發現司馬離齋看不到內中情形了,司馬奇立馬抓緊機會尋求活路。

“抱歉,嶽父大人釋出了命令,讓我親手殺你,抽取魂魄煉器,為司馬蝶複仇。

我做為他的女婿不得不執行命令,還望你理解。”

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