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馬戈見小姐的反應奇怪,有些遲疑的回答:“在帝都那些傳言中,都說他是廢物!”“嗬嗬嗬......”司馬蘭搖頭輕笑:“小戈,眼見為實,耳聽為虛,”“人,不止一麵,要想看通透,就要與其相處,看他為人處世,看他的心胸格局,才能判斷他是龍?”“還是蟲?”...

“原來如此!”

司馬蘭有些意外,小嘴中喃喃自語:“書呆子竟然懂兵!”

“真是有意思!”

“你在皇宮的藏書閣裡究竟學了什麼啊?”

司馬戈秀眉一皺:“小姐,你該不會......喜歡上這個廢物荒親王了吧?”

“廢物?”

司馬蘭也皺起眉頭:“你覺得他是廢物?”

司馬戈見小姐的反應奇怪,有些遲疑的回答:“在帝都那些傳言中,都說他是廢物!”

“嗬嗬嗬......”

司馬蘭搖頭輕笑:“小戈,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人,不止一麵,要想看通透,就要與其相處,看他為人處世,看他的心胸格局,才能判斷他是龍?”

“還是蟲?”

司馬戈咬著紅唇問:“小姐,現在,你認為荒親王是個什麼樣的人?”

司馬蘭一臉認真之色:“胸懷韜略,大智若愚,不是俗人。”

司馬戈秀眉皺得更深,伸出修長玉手摸了摸司馬蘭的額頭,溫度正常,冇有發燒:“小姐,他對你施展了邪術嗎?”

“你在未見他時......可不是這麼評價的。”

司馬蘭嬌媚的瞪了她一眼:“這就是所謂的......聞名不如見麵。”

“再問一次,小姐冇有對他一見鐘情吧?”

“嗬嗬嗬......”

司馬蘭掩嘴一笑:“一見鐘情,不過是見色起意罷了!”

“我隻是和他有些惺惺相惜而已。”

“宛若,初見了一個誌趣相投的新朋友。”

“荒親王不簡單,上路後,你好好的觀察!”

“是!”

司馬戈惡狠狠的盯了夏天一眼:“我會幫你好好的.....盯著他!”

司馬蘭想了想:“把我跟隨荒親王去大荒州的心意,傳遞迴去!”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