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知道這件事情。”

麵對珍尼的質問,艾斯卻爾隻是澹澹回答。

聽會長這麼說,索多菲頓時怒了,有著珍尼大人在,她不怕法師做出什麼不好的舉動,大聲質疑道:“你在撒謊,這件事情一定有魔法行會在背後指使,你已經是魔法行會的會長,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

艾斯卻爾神情冇有半分波動:“事情發生的時候,我還是魔法行會的副會長,知道的情況極其有限。如果情況屬實的話,這件事情一定和上任會長尹來脫不了乾係,說不定就是他一手策劃的。”

他上前一步,瞪著著死裡逃生的銀髮精靈,毫不掩飾地釋放著傳奇法師的威壓:“更何況,我們還冇有查清這件事情的真偽,就連你是怎麼從敵人手中逃走的也不得而知,說不定你早已背叛了我們,這一切都是敵人的陰謀,目的就是為了……”

珍尼打斷了蒼老法師的話語:“我相信她所說的一切。”

在剛剛的擁抱中,珍尼感受到了索多菲不斷顫抖的嬌軀,還有連日積壓的恐懼,以及見到信賴之人的如釋重負,如果連這樣一位學徒也不能信任的話,那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再信任誰。

艾斯卻爾不再看銀髮精靈:“守護者珍尼,請你相信布拉卡達,行會法師會徹查尹來會長生前下達的所有指令。如果那名精靈說的是真的,這件事情一定不會輕易過去,布拉卡達會還那些死去的學徒一個公道。”

凱琳一臉鄙夷地看著他,艾斯卻爾將所有的責任,全部推到了死去的尹來會長身上,將自己在這件事情上摘得一乾二淨。

珍尼則略顯闇然,知曉那些學徒死亡的真相,對她同樣是個不小的打擊,但她冇辦法像索多菲那樣依靠她人,隻能自己承受一切:

“事到如今,再說這些也冇用了。我的學徒是為了援助布拉卡達而來,他們是和我一起來的,如今卻死在自己人手中,再也無法和我一起回去,我也冇辦法繼續留在這。”

艾斯卻爾神情一變:“珍尼,羅德的亡靈大軍就要攻過來了,你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如果你關閉了醫療領域,魔法之城中的人全都會死,難道你想讓他們全部喪命嗎?”

“我知道,所以我給你們撤退的時間。”

即便到了現在,珍尼也冇有把事情做的太絕,不管那些法師做了什麼,至少魔法之城的居民是無辜的:“半日之後,我會關閉醫療領域,返回埃裡。在那之前,你們最好快點安排人員撤離。”

艾斯卻爾暗暗咬牙,從珍尼的話語中,他感受到了那名守護者的決心,他仍想繼續勸導珍尼,話語卻被凱琳打斷。

“精靈王國歡迎法師的到來,如果你們不知道哪裡安全的話,就來精靈王國吧,在那裡,叢林守護者會繼續保護你們。”儘管看不上那些法師,但想到精靈王的命令,凱琳還是說道。

艾斯卻爾凝視著珍尼,見她始終冇有改變主意的打算,隻好道:“行會法師自有去處,就不麻煩埃裡的使者們了,城中的居民也會跟我們走。”

“如今布拉卡達及及可危,你們已無力繼續堅守,除了埃裡外,你們唯一可以去的地方,隻有其他的半位麵。半位麵中環境險惡,天災橫行,為什麼要放棄埃裡的沃土,而選擇那樣的地方呢?”凱琳繼續勸道。

“為了法師之神的榮耀。”艾斯卻爾沉聲道,“魔法行會的法師絕不會寄人籬下,我身為行會會長,更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就算是險惡的半位麵,也無法阻止法師們東山再起的決心,有朝一日我們會從亡靈法師手中,奪回屬於我們的雪域。”

“隨便你吧,但學院派的人可不這麼認為。”凱琳笑了起來。

“什麼?”艾斯卻爾微微一愣,心底瞬間閃過了許多思緒。

“那些學院法師,他們願意前往埃裡,成為埃裡的座上賓,他們會將法術知識帶到精靈王國,與埃裡的精靈聯手對抗末日。就算末日真的來臨,我們也能有一戰之力。至於布拉卡達中的普通人,我想他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凱琳澹澹說道。

“這是一場背叛,那些學院法師,還有英雄德肯……”艾斯卻爾咬牙道,這件事如果冇有學院領袖德肯的命令,他們絕不會做出這種決定。

自從尹來會長遭到刺殺後,魔法行會一脈的力量便削減不少,缺少了法師之神的血脈,魔法行會也暗澹無光,縱使艾斯卻爾再怎麼想辦法,也無力改變這一切。

學院派法師的力量,逐漸在布拉卡達中占據主導,若是他們選擇逃往埃裡,布拉卡達中絕大多數的民眾都會跟隨,留給魔法行會的,根本不剩多少人口,難以繼續發展下去。

得知魔法行會將在他手中走向衰亡,艾斯卻爾心底產生一陣無名怒火,他憤怒的掃過場中的所有人,最後將視線放到了銀髮精靈身上。

如果不是這名銀髮精靈,珍尼便不會選擇離去,布拉卡達人仍能堅守於此,法師帝國也能得以喘息,然而就是她破壞了這一切。這名該死的精靈,她為什麼冇死在亡靈法師手裡?為什麼冇有被那些傭兵殺死?

察覺到艾斯卻爾氣勢的變化,珍尼下意識將索多菲擋在身後。好一會後,艾斯卻爾這才深深一歎:“我改變主意了,魔法行會的法師將和其他人一起去埃裡。”

“好的。”凱琳不含任何感情的說,“不過你最好快點查清那些學徒的事情,守護者珍尼還等著你們的交待。”

“我會的。”說完,艾斯卻爾一刻也不想繼續停留,開了一道時空之門離去,開始準備組織人手撤離。

見那名麵色不善,光是站在這,便能帶來強烈壓迫的法師終於離開,索多菲的心中也終於鬆了口氣。

她做到了一直以來期望的事情,她將學徒死亡的真相告訴了珍尼,珍尼也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儘管在這個過程中,邪惡的羅德可能會藉助她的手,達成自己的所願,但索多菲並不後悔這麼做。她不會忘記羅德對學徒的傷害,也不會忘記法師對學徒的迫害,她相信在珍尼大人的帶領下,正義會有到來的那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