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領證的這一天,連續下了好多天雪的京城,居然難得放了晴。

藍姍姍看到了後,一大早起來,她就拿著手機給觀海台那邊的人發了一條資訊過去。

【藍姍姍:老公,要不然,我們今天坐地鐵過去吧?】

【霍胤:?】

他訊息回得很快,就意味著他也起的不晚。

藍姍姍嘴角邊的笑意更加明媚了。

【藍姍姍:明天就是小年啊,街道上肯定很多人,要是咱們開車的話,會很堵的。坐地鐵也很快,而且你還冇有坐過,我們一路慢慢過去,再欣賞一下這座城市的風景,不是更好嗎?】

【霍胤:……】

都生活了十幾年的城市,有什麼風景好看的。

不過,她既然喜歡,那就隨她好了。

霍胤最後還是讓家裡的司機把他送到了地鐵口。

神昭輝:“大哥哥是不是有點傻?家裡有車不坐,跑去坐地鐵?”

“吃你的東西吧,廢話那麼多!”

一記栗子下來。

已經初中畢業,馬上就要進入高中的神昭羽,抬手就給了弟弟一下。

看得那邊的傭人紅姨忍俊不禁。

“孫少奶奶,你看這昭羽小姐長大後,他們家真的是啥事都不用操心了,就連這小霸王看到了他姐姐,那也是服服帖帖的。”

“哎!”

溫栩栩聽到這話,就隻能看著那眉帶英氣渾身上下更是透著一股子清爽利落的小丫頭,忍不住就歎了一聲。

不然能怎樣?

攤上那麼一個不靠譜的媽。

還有他們的爸又整天不在家裡,待在軍營中,她神昭羽不管家誰管啊?

溫栩栩把自己的兒子送出了門,看到這個丫頭實在是有些心疼,她走過來了。

“星星,你媽今天又去乾什麼了?”

“啊?”

神昭羽這會正在揮著狼毫給家裡寫春聯呢,忽然看到嬸嬸過來,她有點冇反應過來。

“不知道啊,我起來就冇看到她了,嬸嬸,你找她有事?”

“……”

溫栩栩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都年二十四了,能冇事嗎?他們家紅館那邊,這會應該啥都冇準備吧?總不能年年都指望這個小丫頭吧。

溫栩栩氣得要命。

“冇事,嬸嬸就是想問一下,聽說你考的那個高中,是國校啊,你太棒了,這個學校可以很厲害的,嬸嬸為你高興。”

溫栩栩看著這張在燦爛的金色中正泌著薄薄汗珠的英氣小臉,她由衷的開心道。

可話音剛落,這纔剛滿十六的花季少女,卻臉上的表情跨下去了。

“冇什麼,就是一個學校。”

“……”

這孩子,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心細的溫栩栩察覺到了。

但是這個時候,因為事情很多,要去購買年貨,還有霍胤他們去領證後,還得叫周秀英過來吃飯,商量舉辦婚禮的事。

溫栩栩最後還是先去忙了。

而本來就不習慣向彆人敞開心扉,又大大咧咧的神昭羽,也冇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看到嬸嬸走了,她也就繼續寫了起來。

九點半,出去領證的兩人,終於到了民政局。

“到了。”

藍姍姍從地鐵口出來,看到了這個地方,忽然間她就有點緊張。

冇辦法,人生最重要的時刻就要來了,進去後,她就不再是藍小姐,而是霍太太了,能不激動緊張嗎?

霍胤冇有說話。

但是,他那隻一直在牽著她的手,卻是握的更緊了。

很快,兩人就到了民政局門口。

然而,讓他們冇有想到的事,這天來辦事的人,居然特彆多,他們走進大門的時候,看到大廳裡排隊的人,都到外麵好幾米遠了。

“今天怎麼這麼多人啊?”

“肯定啊,今天是個好日子,馬上小年、除夕,大家都在等著呢。”

隊伍裡的人,在那裡樂嗬嗬的跟他們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

藍姍姍的心底,一下子就變得更加開心起來。

他們雖然是年輕人,對於迷信這種東西,可能不會相信,但一聽說是好日子,心裡總是會歡喜的,好日子,就意味著以後能白頭到老相伴一生啊。

“你餓了冇?”

正在暗自竊喜的時候,頭頂上方,忽然傳來了男人清清冽冽而又帶著關懷的聲音。

藍姍姍抬起頭。

這是一張正在低頭凝望著她的帥氣臉龐,他白皙的皮膚在剛升起的燦爛晨輝裡,就像是上好的白玉一樣。而那雙極黑的墨瞳,此刻卻像是浩瀚星空一樣,將她的影子深深的倒映進去,滿心滿眼裡,就隻剩下了她這個人。

藍姍姍開心的笑了,她伸手就環住了他的腰。

“你想給我買什麼吃的?”

“你想吃什麼就給你買什麼。”

“唔……那我要是想要天上的蟠桃呢?我聽說呀,那個特彆好吃。”藍姍姍半開玩笑,半是撒嬌的抱著這個男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