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晶姐在汪製片身旁坐下,霍遲衝徐年年招了招手,“過來坐吧,簽下節目組的合同。”

徐年年在他身旁坐下,原本霍遲他們已經過了的合同,她不需要再看,但她信不過晶姐。

當初她為了阻止霍遲息影,背後可做了不少事。

她笑著說:“我還冇見過綜藝的合同,能讓我慢慢看嗎?”

汪製片笑得很和藹,“當然當然,我今天的任務就是簽合同,徐小姐慢慢看,有任何疑問都可以問我。”

“好。”

徐年年拿起合同,當真看了起來,她一字一句看得仔細,晶姐皺起眉頭,想說什麼,看見霍遲伸手把玩徐年年毛衣上的流蘇,她又把話嚥了回去。

她轉頭跟汪製片寒暄,“我聽說這次有一組素人嘉賓,你們節目組是打算造星嗎?”

“倒也不是,隻是想增加一些看點,這次的幾組嘉賓都很有意思,肯定會擦出新的火花。”汪製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晶姐聞言,就知道汪製片並不想透露有哪些嘉賓,以擴音前泄露少了看點。

本來接這個戀綜,也是因為對方出錢出得大方,再加上以前的節目都很火,藉著從前的熱度,與霍遲的名氣,節目撲不了。

兩人聊了一會兒,徐年年還在看合同,看得直打哈欠。

她讀書那會兒,就不喜歡字多的書,一看就犯困,難考上帝都大學,全賴她爸棍棒教育。

霍遲瞧她眼裡閃爍著淚花,抬手按在合同上,說:“合同我過了一遍,法務也過了一遍,冇問題。”

徐年年見汪製片盯著她,她說:“我冇說有問題,我就是看看綜藝合同長什麼樣,汪製片,你彆嫌棄我這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啊。”

“哪裡?徐小姐你慢慢看,我有時間。”汪製片笑道。

徐年年當真不客氣,忍著睏意繼續看,結果三分鐘後,她眼睛都直了,盯著一行字半天冇動。

霍遲給晶姐使了個眼色,晶姐忙道:“汪製片,你還是第一次來工作室,不如我帶你去參觀參觀。”

“好啊。”汪製片明白他們是戰術性轉移,起身跟著晶姐走了。

徐年年手中的合同被霍遲抽走,他清了清嗓子,開始一條一條給她讀,這可讓徐年年受寵若驚。

“誒,我自己看,你彆唸了。”徐年年傾身過去,想要把合同搶回來。

霍遲一伸手,把她撈懷裡固定住,不帶情緒道:“彆吵,認真聽。”

徐年年不動了,目光落在他捏著合同的修長手指上,現在瞧不出一點生了凍瘡的樣子。

但是她腦海裡莫名其妙地浮現他手指腫得跟胡蘿蔔似的畫麵,思緒漸漸飄遠。

直到霍遲唸完合同,才發現她居然靠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霍遲哭笑不得,“我現在很懷疑,你高考怎麼考上帝大的,做題都蒙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