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人還沉浸在自己幻想的局勢裡不能自拔。

砰砰砰!

一陣粗暴的敲門聲伴隨著雜亂的腳步聲逼近他們的聚集點。

其中一個人隔著窗戶望向外麵,隨後立刻就縮回了腦袋。

“兄弟們!外麵全是唐家莊園的士兵,看著像是來找事的!”

“難道他們發現了我們的計謀?不可能啊!”

“怕什麼?現在真正的殺人凶手已死,死無對證,我們咬定是莫林就可以。

就算他們發現了也不用害怕,唐家今時不同往日,現在隻是一個紙老虎而已,我們幾個勢力聯合起來,也能和他們搏上一播!”

此時,門被外麵的士兵一槍打穿了門鎖,幾個唐家的士兵衝到屋裡,二話不說就將他們五人全部帶回了唐家莊園。

“你們究竟是受誰的指使,非要置唐族長於死地?雖說唐家在三號街區勢力一等,但是隻要你們這些小勢力不主動招惹,唐族長不屑於找你們的麻煩。”

“唐管家,當時你也在場,我們下冇下毒您是最清楚的,更何況我們還為此失去了一個兄弟,也都還冇說什麼呢。”

幾個人立刻裝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樣子。

“那是因為你們從始至終都冇有想到那個人會死。”

林漠一句話讓五個人共同流露出一絲驚慌的神色。

“莫老闆,您可彆亂說,自己開脫不了罪名,就往我們兄弟幾個人身上亂加。”

“那你敢不敢讓我看看你們的手?”

“看手乾什麼?”

“凡是接觸過毒劑的人手心都會發黑。”

“你隨便看,我們可冇接觸過,隻有我們那死去的兄弟接觸了。”

他們幾個立刻將雙手伸出來讓林漠檢查,急於表明自己的清白。

“那死去的那個人手心發黑嗎?”

幾個人當然不懂什麼黑不黑的,哪裡看過他的手心啊,就趕緊順著林漠的問題回答:“當然發黑!他可是和唐族長呆到同一個溫泉池了!”

“虧我們族長生前那麼看重你們,還想著將你們收入唐家莊園,冇想到你們居然活膩了,暗害族長!”

一旁的唐管家現在全部都明白了過來。

“管家,您怎麼突然就說是我們害的?”

幾個人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坐實了罪名。

“因為族長的手心根本不發黑!在抓你們之前,我和莫老闆已經商量了一個測試你們說謊的辦法,手心發黑隻是我隨口編出來的。”

唐管家一臉震怒。

幾個人被當場拆穿了陰謀,立刻從身上摸出手槍想要殺出去,卻被唐家的守衛團團困住,手槍也被唐管家打落在地。

怒氣沖天的唐管家立刻舉起手槍,想要結果他們幾人的命,卻被林漠攔下了。

“等一下,他們幾人也是被人當做棋子利用了,殺他們之前,我們得先揪出那個給他們提供蛇纏腰毒藥的幕後之人。”

唐管家放下了手槍。

“如果你們誰先說出那個幕後給你們提供蛇纏腰毒劑和解藥之人,我就可以留誰一命。”

唐管家此話一出,那幾個人爭先恐後的想要說出事實。

唐管家讓其中最先發聲的一個人說出真相,並許諾會留他一命,其他四人臉上立刻佈滿了絕望。

“唐管家,是回春醫師乾的!他之前就和莫老闆有過結,那次被莫老闆懲罰之後,就找到了我們,給了我們蛇纏腰的劇毒和預防中毒的解藥。

想要借我們之手殺了唐族長,再嫁禍到莫老闆身上,目的就是想挑起你們兩大勢力的正麵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