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櫃麵上,那幾張銀票,被酒水浸濕的地方,似乎鼓了起來。

沈安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後世某個電視劇裡的橋段。

高手匠人裝裱過,能以假亂真的字畫!

他想起之前底單和銀票摸起來,那微妙的差異感。

對了!

那張銀票更厚一些!

楮樹紙因為堅韌,本就比普通紙張更厚,所以如非觸感十分靈敏,幾乎摸不出差異來。

現在一想,這便是問題所在了!

指使羅小五這樣做的人,肯定是做不出被十三牢牢掌控在手的上等楮樹紙。

便隻能從其他已經覈銷的銀票上,取下材料,再用裝裱的手藝,整合在一起,想藉此矇混過關。

他稍稍思忖後,看了一眼還在大哭大鬨,猶如潑婦的羅小五。

此人家境如此之差,怎麼可能請得動高手匠人來裝裱?

要知道真正的字畫裝裱師,那都是賊貴的。

因為尋常字畫冇有裝裱的必要,需要裝裱的那都是大師級、古董級的字畫,每一幅都價值萬金,這樣的字畫裝裱價格自然也不低,少則幾十兩,多則數百兩。

為了區區百餘兩的假銀票,裝裱師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沈安想了一會後,朝羅小五說道:“我雖是榮氏商鋪的老闆,但本官也是工部尚書,我最後問你一句,這張銀票,到底是真是假?又是從何處得來的?”

他聲威具厲,從一品大員的氣勢立刻顯現出來。

再加上暗中用了些許勁力,聲音雖然低沉,但卻直穿耳蝸,透徹心肺。

羅小五頓時止住了哭聲,泛黃的眼底露出濃濃的懼意。

他是個潑皮無賴,但哪有不怕官的呢?

本來他家已經窮得叮噹響,哪裡找得到近百兩的銀票?

前幾天突然來了個客人,說是他父親的老友,以前借過他家五十兩銀子,如今本息一起還,差不多七十來兩,看他家徒四壁,便給了他一張九十幾兩的銀票。

是真是假,他哪裡知道?

剛剛許興旺那麼一說,他心中便已經打起了鼓,感覺被騙了。

但一聽左右百姓為他主持公道,頓時便撒起潑來。

後又見沈安都有些猶豫,就更來勁了,可這下沈安抬出尚書大人的官架子,似乎已經篤定銀票是假的,要拿他去治罪,他心中能不害怕嗎?

就他這身子骨,拖到衙門先打三十殺威棍,怕是連判決的時候都等不到了。

就算冇打死,關到牢裡去,也活不了幾天的。

這個年代可不是後世,有嚴重的疾病的人,還能保外就醫,尋個躲避刑罰的可能。

“德隆銀號這是要仗勢欺人嗎?銀票是真是假,隻有你們自己知道,若是拿不出證據,怎麼可以拿官威壓人呢?”

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沈安扭頭看去,說話的是人群裡的一位壯漢,穿著雖然普通,但從其精光四射的眼神中,沈安立刻便能分辨出來,這是一個身負武功的高手。

再聯想他之前的猜測,今天這事,不用說了,肯定是有人故意搞出來的。

同時,聽到那壯漢的質疑後,圍觀的吃瓜百姓也議論紛紛。

“是啊!銀票的真偽都是你們德隆銀號說了算,你說是假的,那你們得拿出證據啊!”

“冇錯!印章是對的,金額是對的,票號是對的,簽章也是對的,總不能因為邊角紋路些許差距,就說銀票是假的吧?”

“沈大人一向英明,你不能因為百十兩銀子,毀了一世英名啊!更不能拿著官威恐嚇咱老百姓啊!”

議論聲很多,但沈安從中能聽出不少故意煽動的言辭。

開玩笑!

百十兩銀子就能毀我一世英名?

他朝遠處的十三使了個眼色,十三立刻會意,走到旁邊朝一名丐幫頭目嘀咕了起來。

“老大和我都發現,百姓中剛剛說……的那幾個人,一會你們派人盯著,尾隨就行,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來投。”十三現在也精明得很,人群中的異樣,他也發現了。

丐幫頭目點了點頭,領著幾個兄弟不動聲色的離開。

沈安冇有第一時間做出解釋,他要讓那些故意煽風點火的人全部暴露出來。

可是他的沉默,卻讓百姓們更加激動了!

群情激憤,指責聲不絕於耳,甚至有人開始謾罵。

遠處的酒館閣樓,陶老看到這一幕,又有手下不斷傳回的現場報道,他欣慰的笑了笑,看向天缺讚賞道:“天缺辦事果然沉穩異常,僅僅一人便已經鬨得沈安默不作聲了。”

“若是沈安最後拿不出證據的話,他以後再做生意,恐怕也冇幾個人會信他了!不過我有一事不解,那個病夫到底知不知道銀票是假的?”

在他看來,潑皮無賴對百姓可能還能耍橫,但對上官府中人,恐懼之心還是占據上風的,一般情況下很難在沈安這等從一品大員的質問下,依然可以保持啥也不知道的樣子。

“不知!我讓人給他的時候,是說曾經借他父親的錢,來還債的。”天缺言簡意賅。

“好!好!好!”陶老連聲叫好:“這個病夫的父親死了三四年了,還有人主動還債,他肯定欣然收下,也不會懷疑其中是否有貓膩,定會以為是真的。”

“他心裡篤定為真,便有了底氣,也就不怕官府審問了!高招啊!真是高招啊!不過你怎麼還是留下了一些尾巴呢?紋路怎麼不對?”

天缺麵無表情:“沈安確實厲害,我做不到百分百相同。但裝裱師是頂級的,除了紋路,他肯定發現不出其他問題,這樣不是更好麼?”

“對!更好!確實更好!”陶老點頭稱是。

按照他原來的計劃,假銀票通過裝裱來騙取銀錢不是最主要的,而是為了接下來真銀票的持有者再去要錢。

這樣的話,沈安的底單已經覈銷簽章存檔,但真銀票上卻並冇有覈銷簽章,依然有效。

那對於一向以銀票安全性第一著稱的德隆銀號,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人家真銀票都還冇覈銷簽章,你的底單就覈銷了,誰還敢去存錢?

但現在圍觀的百姓很給力,直接就質疑起德隆銀號了,給他們節省了不少功夫。

妥妥的更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