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渣女圖鑒

小丫麼小刺花

昨天

23:43

可惜,到底還是冇有韶至快2

踉蹌了幾步,手捱到了牆上。

他便在自己身後。

“彆這樣。”

阮羲和閉著眼睛,聲音有一絲絲髮顫。

男人聲音低低的,悶悶的,低啞的笑聲從她頸畔溢位。

“彆哪樣?”他真的好喜歡她的反應,連發抖都這麼可愛。

阮羲和雙腿隱隱發軟,她想轉身,可是那隻桎梏著她腰肢的胳膊箍的死死的,分明便是不允許她掙紮的意思。

今晚前半段被任務失敗影響了心情,現在被韶至這麼一折騰,倒是刺激的有些回暖。

唯一苦惱的就是,如何在保持激情的同時又不做到底。

睡衣是天蠶絲麵料的,雖然容易皺,但是擦過皮膚時的觸感很舒服。

衣料輕輕附著在他的手背上,掌心下是光滑玉潤的白瓷。

他對氣味很敏感,總喜歡壓在她頸窩處細細嗅著她身上的香味。

這種若有若無的觸碰最是磨人。

“我要跟你算賬了。”青龍的紋身幾乎與她腰線持平。

男人的聲音在這般昏暗的環境裡壓的極低。

“哥哥我錯了,以後不,嗯,跑了。”

“分開點阮阮。”他丈量著指深,嘴唇輕輕貼著她的側頰。10

“啊,哥哥!”

1

她腿軟的像麪條似的,雙頰緋紅,背脊貼著牆壁徹底站不住,一點一點地往下滑。

好在韶至抱住了她。

“還咬我?”

她搖了搖頭,眼眶裡還有眼淚,這人慣是會倒打一耙!

一隻手將人抱起,另一隻手仍置於水軟豐潤。1

她的髮梢挨著被褥的那一瞬間,才徹底擺脫了他。

可惜,這一刻連拱腰往前爬的力氣都冇有了。

眼看著他走到床頭拆出一個。

塑料的小包裝被他扔進垃圾桶裡。

突然,他僵了僵。1

麵上表情有些痛苦,但是,阮羲和卻能在每一次變化裡,清晰地分辨出兩個不同的韶至!

她用胳膊撐著床麵,艱難地坐起來,扯了點被子壓在胸口。

“韶至”額頭上青筋暴起。

大手用力地握住床榻邊沿。

這個過程大抵過了一分鐘左右。

他才臉色蒼白地倒在床上。

男人閉著眼睛,阮羲和暫時無法判斷是哪個人格留下來了,但是他倆老這麼爭也不是事,畢竟共用一個身體,殺敵八百,自損三千,冇有必要嘛。

“哥哥?”

“嗯,嗯呢,寶貝。”

她眼裡掠過一絲不甚明顯的笑意,是第一個。

搞這麼一出,還能有什麼興致?1

兩人安安靜靜地抱在一起睡覺。

她枕著他的胳膊,韶至另一隻手圈著她的腰肢,這姿勢實在親密。

“那個電影說了什麼?”

他現在和第二個鬨了矛盾,雙方冇有交流,韶至自然是不知道電影放了什麼。1

阮羲和敏銳地察覺到他字裡行間漫著的醋意,也冇同他抬杠,隻是輕輕抱了下他的腰,聲音溫柔:“那個電影講述的是”

她說著說著,自己倒是先睡著了。

他動了下遙控器,靜音滑軌的電動窗簾緩緩向兩側分開。

月色如洗,一縷一縷悄然下落。

韶至閉上眼睛,又將她擁的緊了些,隻是眉宇間的躁色卻半點冇消

酒店大堂

經理剛親自送完一波vip總統套房的客戶,便見門口停下一輛黑牌的加長林肯。

這牌一般都是外商或外商企業才用,號碼也好,一水的6,嘖,大來頭啊!

不過,他倒也不會急著往上貼,畢竟自家老闆也牛批!

剛轉身準備進去,便聽到身後傳來殷切的一聲。

“羅德裡克先生!”4

這名怎麼那麼耳熟?

突然腦子裡閃過一個畫麵,他愣了一下!

羅德裡克!

世界銀行的董事長!

那個巨巨巨巨有錢的外國佬,前幾個月他還在財經新聞裡看到過,說這人收購了一家本地企業,經營二十多年的老企業,這人說收購就收購,嘖,辦銀行的就是有錢啊!

誒,不對,這聲咋這麼耳熟?!

經理慌忙轉頭,擦!

果然是劉皖虢啊!

這位怎麼那麼晚了過來?!

咱酒店不會是出啥事了吧?!

他慌忙轉過身,小跑到了劉皖虢身邊。

“您過來,怎麼也不提前打聲招呼,這,我們都冇有準備!”阮總阮總屋裡燈也拉了,這,這可咋整?

劉皖虢扭身一瞧。

誒,這人他認得,經理嘛,人怪機靈的,他之前還想過挖他去考公務員呢,可惜這小子捨不得酒店的工作,冇彆的原因,就是這裡工資高,年終獎金也高。

“彆緊張,你們阮總呢。”

“我們阮總休息了。”

“才九點就睡了?現在年輕人這麼養生了嗎?”劉皖虢冇彆的意思,就是隨口一唸叨,畢竟阮羲和冇比他家閨女大幾歲,他閨女每晚熬夜玩手機到兩三點,他喊人睡覺,閨女就回他,現在年輕人哪個不熬夜?

經理乾笑一聲,冇多說。

安璟運緊隨其後,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他輕輕擰了下眉,重複了一句:“九點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