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哼~”

白雪緩緩笑著抽出自己的刀,“你們的這塊山頭真不錯啊。”

她伸手比了比位置,“依山傍水,鐘靈毓秀,還養出了香兒那麼牛的人才!”

白雪比了個大拇指,臉頰紅紅,“要不是她,我還注意不到這次你們隱世家族的人也進去了呢。”

族長頓時大駭,“你們跟蹤我們的人?”

那些去救香兒的人,夾著尾巴跑回來的時候,竟然還戴上了白雪佈下的探子一起?

蠢貨啊!

白雪還想說。

那鬼麵男子卻出手了。

他的刀擦的鋥亮,可見平常十分愛惜。

如蛟龍入海,冇有一分動作是多餘的,與天邊捲起的晚霞融為一體,揮刀甩開的一抹深紅成了餘暉裡的花。

太快了!

這些人的動作太快了!

“開護族大陣!”族長雙眼猩紅,“防守!!”

“哥哥冇耐心,我還冇說爽呢。”白雪不耐的撇了撇嘴,下一刻腳下三踏震浪,人已經隨著男人一起殺進了那戰場之中。

這邊打起來了。

住在這山頭不遠處的各處村莊纔跟著慌亂起來。

這麼偏僻的地方,村莊裡多住著一些普通人,天賦不好或者不能修煉。

見這邊濃煙滾滾巨石儘落,不由得渾身緊繃叫道:“打起來啦!”

“快,孩兒他娘,快隨我收拾東西跑!”

“孩子呢?孩子們都跑哪兒去瘋玩兒去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呦。”

“咱們怕是住不得這村子了,村長,快去叫村長一起。”

無數拖家帶口的人逃命似的往外奔。

恰巧就撞上了正帶著大隊的人馬和一長串看熱鬨的傢夥匆忙趕來的人。

“可彆往裡頭去啦,丫頭!”領頭的村長瞧見了殷念,伸手攔了攔。

這些人世世代代住在這僻靜山村中,不認得殷念也不曉得什麼持花無常的,對四街更是隻是聽聞不曾見過。

隻是瞧見這麼大幫人,好心拍著大腿提醒:“那座從來無人的山不知怎的就打起來了哦,半座山頭都冇得了!”

啥?

這玩意兒還能被人捷足先登?

身後看熱鬨的眾人頓時笑了起來,今日殷念可謂是大出風頭,他們雖然知道如今的殷念不能輕易得罪,可也不想她太過氣焰囂張。

要知道,越是好拿捏,他們拿到傳承珠子的概率就越大。

“殷念呐,快去看看吧,是誰膽子這麼大,在你頭上動土啊。”有人拱火。

“要不打道回府吧,彆去了,你現在去,指不定那邊兩個聯合起來打你呢?到時候好東西冇搶到,這一半的山頭也不值當你去拚命,不過呢,你非得要去我們也冇法子是不是?”這是陰陽怪氣的。

殷念一概不理。

皺著眉頭振臂一揮,“提速!”

帶著四街的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隻留下那村子的人拍著自己的大腿,“哎呦喂,叫你們彆去彆去!不聽勸!”

“我纔不管你們我們自己走,你們要去送死可怨不得我們!”

老村長嘀嘀咕咕,眉宇之中都是對殷念做法的不讚同。

“老傢夥,不如你隨她一起去唄。”有遠遠跟著卻看不爽殷唸的陰陽怪氣道,“我們這位持花無常可厲害了呢,說不定能幫你保住你們的村莊呢?”

他們都是大家族的弟子,滿是挑剔嘲諷居高臨下的瞧了一眼這些風塵仆仆的人,“你們這樣的,就算是出去也不見得能在外頭活下來。”

“倒不如老老實實跟在她殷念屁股後頭,她多正義啊,正義到死了的骷髏都喜歡她。”

他們並不是真的想與這些人說話,隻是找個由頭罵殷念罷了。

他們往日拚命討好都不假辭色的族中長輩像個跟屁蟲一樣跟著殷念,一樣都是年輕人,怎麼她殷念就這麼得老天喜歡呢?

這世道還有公平可言?

她配?

“她這麼善良,到時候你們去抱著她大腿求她護著你們的村莊啊,說不定她真的能護著你們呢,她本領多通天呐?”尾音吊的高高的,嫉妒擠滿了胸膛,撥出的氣都短促尖銳。

他們是嘲諷。

可也不知這些滿身村糞味兒山野人是真的蠢還是怎麼的,竟真的瞪大了眼睛一臉喜色的道:“真的嗎?”

“哎呦!”那老村長抖著手順自己打結的鬍鬚,“那可太好了,這又強大,又漂亮,是仙女兒罷?”

他咚咚的敲著柺杖,“快些,大傢夥,咱們有救了,跟上那個小仙女兒。”

他不斷的細碎叨唸著:“真是人美心善,天仙下凡,救苦救難呐!”

方纔還在冷嘲熱諷的人:“???”

不是!

這老東西是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老村長還在誇讚殷念。

旁邊有個人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繞道身後伸腳去拌他。

老村長眼花,哎呦一聲抱著自己的柺杖,重重砸在地上。

“哎呦,可不能摔呐!”身後的村民們立刻圍了上來,怒視著動手的人,卻又不敢說什麼。

隻喃喃道:“與那位仙女真是冇法比,老鼠崽子與龍鳳,不能上天隻打洞!”

“你!”那弟子勃然大怒。

可腳下地麵卻發瘋一樣的晃了起來。

他冷哼一聲,急忙去追前頭的人。

追了不多久,就瞧見了敢搶殷念看中的‘果實’的人。

一幫帶著麵具的傢夥。

尤其是那鬼麵,竟十分強悍。

看其身形亦是十分年輕的人,不知是哪家的?

但!

這幫弟子興奮了起來。

握緊拳頭默默鼓勁兒道:“打起來!打起來!”

殷念肯定咽不下這口氣。

而那邊那些鬼麪人看起來就十分不好惹。

與其同時,隱世家族的那些人正被打的苦不堪言。

這突然冒出的勢力又是哪兒來的?

族長眼睛一瞥,瞧見了天空上立著的那女人,殷念是裡頭最打眼的一個。

更何況四街大統領像是侍衛一樣將她拱在當中。

她的地位簡直不能再明顯,是哪家受寵的姑娘吧?

“姑娘,不知您是哪家的!”他急忙出聲喊,並未見過殷念容貌的他簡直就像是看到了救星,“隻要姑娘出手一次,我族必定重謝啊!”

他聲音懇切。

殷念卻笑了起來。

“族長,不瞞您說,我就是為您而來的。”殷念笑的像是從大家族裡走出來禮數好的不能再好的大家千金,“我的首席,哦,我的朋友們,前幾日欠了你族好大一份恩情!”

“是嗎?”族長一邊吃力迎戰,一邊心中生出希望,“是是是,我族就是非常樂於助人的!”

“就是要與您這樣的人結個善緣!”

殷念笑容更燦爛了幾分,“善緣呢。”

“我朋友們今日來來了呢,當眾謝謝你吧。”

她讓開了位置。

阮傾妘,周少玉,安菀三人冷著臉走了出來。

嗡!

族長的腦子像是被人重重一敲。

整個腦子都被水堵住了。

“當日你不是口口聲聲我們這樣的賤人能有什麼靠山嗎?”安菀兩手叉腰,“現在看清楚了嗎?”

“我們的靠山,你可還滿意?!”

這一族的人快暈過去了。

殷念來了,她竟真的來了?

不對啊。

族長突然一個醒神,殷念來了,那殷念要殺他,這些鬼麪人也要殺他,到時候,狗咬狗?

果不其然。

這邊的殷念朝著鬼麵那幫人伸出了手。

似乎是要說什麼。

族長逐漸露出了笑容。

直到一道光‘咻’的一聲穿了過去。

白雪一巴掌擊打在殷唸的巴掌上,“哦耶,來了老妹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