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楊頭終於肯接受旺生的檢查了,不再抗拒,躺在那裡即使腿上因為旺生的手指按壓而更加的痛,但這老漢也咬牙強忍著。

因為他心中有個信念,那就是重新站起來。

外麵那些會跑會跳的人是永遠不能理解當一個人失去了行動能力後的那種痛苦,不便,尷尬,以及深深的自我厭棄和自卑的!

家裡有人敲門,你都冇法去開門,看著晾曬在院子裡的豆子被鳥們啄食,你隻能用嘴皮子驅趕,虛張聲勢。

甚至你想要倒茶喝,想要去矛盾蹲坑,都需要仰仗彆人的照顧。

這種日子是真不好過啊,隻有領教過了的人才明白,那簡直就是遭罪。

再貼心的人在邊上伺候著,也不如自己有一雙腿,一雙手來的自在。

所以,老楊頭咬緊了牙關,任憑旺生給他檢查腿。

而床邊的其他人,此時孫氏和楊若晴已經出來了,留下了楊華忠,餘興奎,以及譚氏在屋裡。

為啥呢?

孫氏,劉氏和楊若晴出來,是因為老楊頭檢查腿的時候得把褲子扒拉下來,留一條大褲衩子。

她倆在那裡,很不方便。

楊華忠和餘興奎留下來,那是為了隨時隨地幫忙。

譚氏能留下,那是因為她是老楊頭的老妻,她留在床邊隨時隨地幫老楊頭擦汗,並說一些安慰和打氣的話。

此時,已經日上三竿了。

在這五月的中下旬,氣溫早已升高,這個時辰點站在屋外那真是好熱好熱,白花花的日頭照在身上,自己都能感覺到手臂上的皮膚**辣的,要冒煙,汗水瞬間就打濕了鬢角,耳朵背後麵,脖子上,全都是汗,黏糊糊的賊難受。

劉氏摘了一片梧桐樹葉子在麵前像扇子一樣給自己扇風,同時扯著自己的衣領口張大了嘴巴像狗一樣吐著舌頭散熱。

楊若晴看到她這扇熱的樣子著實好笑,正要調侃兩句,結果懷裡的圓圓突然伸出手去指著劉氏手裡的梧桐樹葉子,唔唔的叫。

劉氏想也不想直接把自己手裡的樹葉子塞給了圓圓:“給你玩!”

然後自己又在地上撿了一片起來,接著扇風。

圓圓先是兩隻小手抓著樹葉子好奇的打量,甚至還伸出小舌頭偷偷舔了一下。

楊若晴正準備阻止,堅決不允許他舔第二下,結果他自己的小眉頭皺了起來,肉嘟嘟的小臉也皺成了一隻小苦瓜。

楊若晴眼中含笑,你個小呆瓜,嚐了嚐發現味道不好吃吧?

這樣也好,你自己嘗試過了,下回就不會再嚐了,也省了我一番力氣。

人就是這樣,一代代,一輩輩,前麵的人像引路明燈一樣去照亮後麵的人,言傳身教,生怕他們走了彎路,吃了苦頭,撞了南牆。

結果後麵的人還是不聽,不信,非得自己去走,去闖。

隻有自己撞得頭破血流了纔會曉得調轉方向。

這樣也好,也不好。

但總體來說,順其自然吧!

這不,舔了一下後嚐到了苦頭,圓圓立馬就不舔了,開始學著劉氏的樣子在那扇著風,伸出小粉舌頭來吐氣散熱。

劉氏樂了,對孫氏和楊若晴說:“你們快看呐,咱圓圓在學我呢!還彆說,學的還真像!”

孫氏笑著打量著圓圓,眼中儘是寵溺。

楊若晴則無奈的笑了,“隻有狗狗纔會吐舌頭散熱,你們呀,這可真是大的教壞了小的。”

對此,劉氏卻非常得意,又開始拉著孫氏在那說吹牛逼的話了。

意思就是她如何如何的厲害,小孩子都喜歡圍著她轉啥啥的。

孫氏敷衍的聽著,眼睛卻一直在圓圓的身上。

楊若晴懶得聽孫氏吹牛逼,她看了眼老楊頭那扇緊閉的屋門,對孫氏說:“這怕是要一會兒,娘,四嬸,咱還是彆跟這門口等著了,去堂屋坐一會兒吧,日頭太烈了!”

孫氏正要說好,這時,客房門吱嘎一聲開了,楊華忠從裡麵探身出來。

他視線在門口幾人身上掃了一圈,然後看到了楊若晴,趕緊吩咐:“晴兒,我得去套馬車了,那啥,我們得去縣城那邊找專門的骨科大夫給你爺瞧腿。”

楊若晴明白楊華忠的意思,“爹,我這就拿塊牌子,你去找醫藥商會的王會長。”

整個望海縣城的醫藥行業,大到那些專門批發采辦炮製藥材的大藥行,小到開在街頭巷尾的小醫館,全都歸屬醫藥商會管。

而全縣上下,那些出診幫人瞧病的大夫,大到官醫,小到村裡的赤腳大夫,也都登記在冊。

福伯和旺生父子的名字也能在冊子上找到。

所以往王會長幫忙聯絡骨科方麵的行家大夫來治,能省掉很多功夫。

“晴兒,當年我記得白岩鎮不是有一位專門給人正骨的大夫麼?跟你還有交情?”楊華忠又問。

“咱若是能找到他,不就省得去麻煩人家王會長?”

楊若晴笑容有點奇怪,“爹,當年我認得的那位給人正骨的大夫,早幾年前就去世了。”

“啊?我咋後麵聽你說過,給小安他嶽父瞧腿也是白岩鎮那邊請的大夫呢?你何叔叔的腿不就治好了麼?”楊華忠又問。

楊若晴說:“給何叔叔治腿的那位大夫,跟白岩鎮那位仙逝的大夫是師兄弟,我是通過白岩鎮那位仙逝的大夫家的後人那裡打聽到蛛絲馬跡才找到了那位師兄弟去慶安郡給何叔叔治腿。”

“還有就是我要說清楚,蛛絲馬跡確實是我提供的,但真正去行動,去把那位師兄弟找出來的人卻不是我,是小安!”

“啊?是小安啊?”楊華忠驚詫。

孫氏和劉氏對視了一眼,孫氏是欣慰自豪中,又夾雜著一絲遺憾。

劉氏則直接將孫氏的那一絲遺憾以語言的方式直接說了出來:“嗨,說了那麼久,白岩鎮那條路還是行不通啊,小安又不在家,看來還得去找那個劉會長。”

“是王會長。”孫氏糾正。

劉氏擺擺手,“嗨,管他姓啥,反正就是那個會長嘛,隻能去找他了!”

孫氏點點頭。

楊若晴也是這個意思,她接著對楊華忠說:“爹,事不宜遲,去找王會長吧,趁著我爺的腿正有知覺,趕緊治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