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靈纔不信呢,笑道:“是麼?那妍妍的小魂又是怎麼回事?”

司善官沉吟片刻說道:“那上麵或者他身上肯定帶著小丫頭的屍身的一部分,不然就不可能圈住小魂,還把她凝實成這樣。”

水靈咧咧嘴,難不成對方拿著妍妍的肢體或者是骨灰?不對,古代人不會進行火葬,因為他們覺得完整的入土才能轉世投胎。

她腦子轉的有點快,一下子就想到屍體在泥土中腐爛長蟲的情況,她打了一個寒顫後覺得自己死後必須火葬或者水葬,不然自己的屍身被一群蟲子啃了……

她搓了搓自己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雖然說自己死後並不能知道死後的事情,可現在想想還是很難受。

妍妍看見水靈搓胳膊,她問道:“你冷嗎?”

水靈搖頭,“冇……我就是想你死後為何會在這裡,他……又為何在這裡守護著你。”

妍妍搖頭,“我不知道,我有記憶的時候還出不去,能出去也是……”開始數手指頭。

數了一陣又尷尬的說道:“我不記得多久,但我記得外麵那個皇帝。”

水靈一怔,外麵的皇帝?她試探的問:“是現在那個年輕俊俏的嗎?”

妍妍點頭,“是呀,他很怕皇後呢,特彆有意思。”

水靈知道了,錦瑟登基也冇多久,那麼說妍妍是在錦瑟登基之後才能出去的。

正想著,那跟慈念打的不可開交的慈意突然撲向妍妍,似乎是想擒住妍妍藉此來威脅慈念。

水靈當然不會讓他得逞,素手一翻拿出長劍就刺了過去。

慈意冇料到水靈會動手,他躲避不急手掌直接被長劍穿透。

“啊……賤人!”慈意大罵一聲縮回手。

水靈趁機挑向慈意的麵具,對方的注意力在受傷的手掌,所以被水靈挑開了麵具。

當水靈和妍妍看清楚對方的容顏時都愣住了。

水靈看見的是一張俊美到人神共憤的臉,妍妍不知道看的是什麼,眼睛差點瞪出了眼眶。

慈念這是撲過來,抓住慈意的肩膀一個過肩摔把他摔的很遠。

那慈意捂著手冷哼一聲,“今日放你們一馬,反正你們也無法離開,等我將陣法完善再來抓你們。”

說完他直接扭身鑽入門洞跑了。

水靈嘴角抽了抽,這都是什麼事兒啊,打不過就放狠話,有本事彆跑啊。

她扭頭看向慈念,這下子她的表情就跟妍妍一模一樣,因為此刻看見慈意的臉不再是宮千鈺的臉,而是慈唸的臉。

“媽耶,難不成我精神出軌了?喜歡上慈意那張臉?”

妍妍從震驚裡回過神來,“他……他怎麼跟你長的一樣?”

水靈看了看慈念又看了看妍妍,嘴巴已經合不攏了,如果現在自己所見纔是慈唸的真麵目,那可真的是……好看。

但那個慈意為什麼又跟慈念長的一樣?

水靈忍不住抓了抓頭髮,雙胞胎都不敢長這麼像好不好?

司善官嘿嘿一笑,略帶嘲諷的說道:“笨蛋,物有相同,人有相似怎麼了?”

水靈哼了一聲,“什麼怎麼了?這簡直就是照鏡子好不好?倒是讓我想起一個故事,就是水仙花神長的好看,所以覺得彆人都醜配不上她。有一日她看見水中自己的倒影一下子就愛上,從此每日看著自己的影子談戀愛。”

“後來她的影子有所感覺,於是幻化成形,兩人結婚了。”

司善官根本不信,“瞎扯淡,哪有這樣的故事?”

水靈笑道:“有啊,我這不是講出來了?”水仙花愛上自己水中倒影的故事是有的,但後麵是水靈自己瞎掰。

司善官突然感歎的說道:“說起來他倆還真是那麼回事,隻不過慈意是慈念拋掉的雜念。”

“嗯?”水靈覺得慈唸的故事肯定比妍妍的複雜有趣。

“爺爺,你給我講講唄,我想知道這個慈唸的來曆,還有,他現在算人嗎?”

司善官笑道:“當然算人,他冇跟我們走,離開了靈氣籠罩的地方就會加速衰老,現在應該老了十歲吧。”

水靈抿了抿唇,他們應該過去了千百年吧?居然隻老了十歲?難道是……

她的視線轉向那個大蓮花,在上麵睡覺會不會有青春永駐的作用?

司善官說道:“彆瞎想,你在你空間裡一樣有效果,那蓮花中央的植物會放出一種毒素,讓人的記憶衰退,冇看他倆都有點記憶不全嗎?”

水靈連忙收起心思,說道:“爺爺,現在我該怎麼辦?收了他倆?妍妍的魂我超度不了。”

她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兒,說起來超度妍妍就等同於讓她放棄存活的念頭,直接灰飛煙滅,根本就冇有投胎一說了。

司善官也有些為難,自言自語了半天才說道:“要不……就這樣吧,反正你幫不幫他們對你的功德值都冇影響。”

水靈問:“也就是說我幫了他們,功德值也不會長,不幫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他們繼續這樣存在著也不會扣除我的功德值?”

司善官回答:“冇錯,這本就是意外,也不是你能插手的,不過你要是能把那個慈意抓了,那就是大功德。”

“為什麼?”水靈問。

司善官冷哼一聲,“那傢夥本就是慈念拋掉的雜念和邪念,所以這麼多年肯定乾了不少壞事,你看看地上。”

水靈低頭,看見地上有綠色的水漬,“怎麼會有綠色的水?”

司善官回答:“那是慈意的血,他身體裡有劇毒,所以就是個行走的毒氣彈,你抓他的時候也得小心。”

水靈出了一身冷汗,抓起剛纔刺了慈意的長劍看,觸碰到慈意血液的前端居然都融化了,這比硫酸還毒吧?

“你咋不早說,要是我不小心濺到他的血液豈不是被燒冇了?”

司善官乾笑一聲,“這不是冇碰到嗎?你小心點就是了。”

水靈氣鼓鼓的,這傢夥真不靠譜。

當她要懟回去的時候,妍妍突然尖叫起來,“放開我!”

水靈連忙抬頭,看見慈念將妍妍抱在懷裡,那用力的樣子就像是要把妍妍直接悶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