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靈抬頭看了一眼那二人,似乎現在誰也奈何不了誰,自己等收漁翁之利還不是時機。

她想了一下問道:“你有對他說你喜歡他嗎?”

妍妍搖頭,“冇,我哪有資格說呢?”

水靈扶額,果然是自己想的那樣,真是兩個彆扭的人。

但水靈忍不住好奇的問:“那你都跟他說了什麼?”

妍妍回憶了一下說道:“說的最多的就是我會找個恰當的時機放他離開,讓他耐心一點等著。”

頓了頓她又補充道:“我還說彆讓他那麼費心思的整這整那,我又給不了他什麼。”

水靈心裡一跳,這不是在把人往外推嗎?

妍妍接著說:“他那時候總是想著各種辦法討我開心,可是他的辦法都是哄小孩子的,每次都是在提醒我隻是個孩子,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妻子。”

“所以我就故意疏遠他,找彆的好看的男人玩,這樣他就不會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

水靈呆滯的看著她,真是個傻子,不過這也符合了野史上寫的公主厭棄駙馬,尋了很多麵首的故事,但他們有孩子的事兒絕對是瞎扯。

或許是因為公主是個小孩子,所以後來的人不明真相就以為公主自己是駙馬的孩子呢?

這樣一想也就通順了,故事嘛,肯定是有線索串聯才能成為故事,不然憑空捏造那就是造謠了。

水靈歎口氣,妍妍公主這邊的事兒基本上就清楚了,她是覺得自己不配也不能當一個妻子,所以在心愛的人成了駙馬之後發現對方百般對自己好,她就退縮了,生怕對方對自己太好,自己回報不了。

而她自己又不懂得將心裡話說出來,所以就做了很多讓駙馬厭棄的事兒。

可是……

水靈想起關鍵的問題,“你是怎麼死的?”

妍妍愣了半響,整個人似乎都掉入了回憶的漩渦。

她好半響才說道:“我是被他毒死的。”

水靈傻眼,被慈念毒死的?這……不大可能吧。

妍妍忽然紅著眼睛說道:“對,那日我二十二歲,我本著三年無所出就跟他和離的,可是他卻急不可耐的毒死了我。”

水靈連忙安撫道:“你先冷靜一下,我覺得他不會毒死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或者是中了彆人的圈套。”

妍妍眼中的紅色慢慢淡化,她眨巴一下眼睛,有些茫然的問:“中圈套?那誰會想著毒死我呢?”

水靈忍不住揉揉她的頭髮,現在能觸碰到的感覺很不錯,可惜這得看妍妍的心意,她不然你碰就碰不著。

“比如那個和親的公主,想弄死你,然後駙馬就自由了。”

妍妍搖頭,“不是的,我們的律法有規定,公主死在駙馬前頭,那駙馬是要陪葬的。”

水靈瞪大了眼睛問:“啥?那公主本身就就是個病秧子,冇活幾年死了,駙馬還要陪葬?”

妍妍噗嗤一笑,“冇有那麼無賴,如果公主本身是有病的,那麼駙馬就不用陪葬,但是得終身守在公主府,如果要離開,那麼就必須上交很大一筆錢,用來給公主的陵墓做修葺用。”

“如果公主跟駙馬成親,身體是健康的,半途出了意外而死,那麼駙馬需要受到懲罰,屬於他保護不力,有些人抵受不住刑罰就死了。”

水靈挑了一下眉毛問:“那你死了之後他是不是要受罰?那他又是怎麼死的呢?”

妍妍搖搖頭,“我不知道,等我有意識的時候就在這屋子裡,身邊躺著他……”

水靈點頭問:“有冇有可能是他用了什麼手段把你留下了?不然你們倆怎麼會躺在一起,或者說他冇有受住刑罰然後死了,所以就把你倆都葬在了這裡。”

妍妍歪著頭說道:“不是吧,我記得我的陵墓在山裡,因為我身體的原因,所以陵墓早就修好了,我要是死了直接被送入陵墓不可能在這裡啊。”

水靈覺得也是,那就有可能是駙馬搞的鬼,可是他剛纔不是要超度妍妍嗎?所以留下妍妍就有可能是自己想的那樣,隻不過他也剛醒來,初衷給忘了。

現在水靈覺得最該搞明白的一件事是兩個人心裡到底有多在乎對方。

她問道:“妍妍,你還愛他嗎?”

妍妍咬了咬嘴唇冇有說話,不知道是不是時間長了感情淡化,還是她隻是喜歡並冇有愛過。

水靈將視線落在慈念身上,他跟慈意兩人打的難解難分,這就有點離譜。

畢竟慈念都沉睡多少年了,那慈意又囂張多少年了,所以慈意應該碾壓慈念纔對。

這時司善官說道:“你覺得那個慈念是鬼?”

水靈挑眉問道:“不是嗎?總不能一直活到現在吧?那蓮花是什麼寶貝嗎?”

提起蓮花,司善官立即來了精神,“那可是大寶貝。”

明顯的聽見他吞口水的聲音,然後說道:“那蓮花中央的花芯是個未成熟的蓮蓬對不對?”

水靈不由得點頭,“是啊,不過看著像是玉石的,不是新鮮真實的東西。”

司善官嘿嘿一笑,“那你就不知道了,這個蓮蓬是活的,當然,花瓣是假的。”

“哎?”水靈抬頭看去,花瓣都收起來了,蓮蓬被遮擋,不過現在露出了花徑,花徑約一丈高,呈蛇形蜿蜒著,另一端深深的戳入了地麵。

司善官接著說道:“你看見的並不是真實的樣子,不信你把花瓣拆了就知道了。”

水靈搖頭,“不管是不是真的,它那麼好看拆了乾嘛?我又不需要這些。”

“也是啊……”司善官沉吟一瞬說道:“我也不賣關子了,那花朵中央的東西叫萬年青,當然,不是你們那個世界的植物萬年青,而是我們仙界裡的至寶。”

水靈冇吭聲,但心裡叨咕著,“什麼萬年青,千年青的,還不是一種植物嗎?難道躺在那上麵就能萬年不死?這不是成了殭屍嗎?

司善官又偷偷讀取了水靈的心思,他哼了一聲,不樂意的說道:“都說了是至寶,躺在上麵睡覺不僅能增加我們的修煉速度,還能讓人不渴不餓,永遠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