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老再次保持神秘,望輕塵無計可施,隻能去觀心殿看鏡子去。

時間一天天過去,三年一晃而過,這一天大殿裡爆發出巨大的響聲,整個佛主金身爆炸開來,連著大殿也直接被壓到大半。

一片狼藉。

風雲菱和楚炎洌立刻趕到,此刻的風雲菱肚子已經隆起,她真的懷孕了,隻是誰也不會想到她來了三年,和楚炎洌在這裡的第一次就中了,但懷胎卻是整整三年了。

肚子裡的孩子明顯很正常健康,但卻不肯出來,這讓風雲菱也是鬱悶很久,自己又不是生哪吒,為何要這麼久。

她都想著自己剝腹產了,但被雷音大能阻止了,這孩子必須要自己出來才能得天道氣運。

而肚子大小也正常,就是不出來,這讓時間久了的風雲菱都覺得自己不是懷孕,而是肚子上長肉了而已。

看著佛主金相爆開的樣子,風雲菱的肚子突然劇痛起來,讓她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直接跪倒在了倒塌一半的大殿之前。

“菱兒!”楚炎洌連忙抱住風雲菱。

“雷音大能!”同時佛老衝入了倒塌的大殿裡。

風雲菱痛得額頭汗水滾滾而落,她已經很久很久冇痛過了,畢竟她是大能啊。

望輕塵被嚇死了,嘴裡大叫著怎麼辦怎麼辦。

“我要生了,炎洌,進空間。”風雲菱已經痛到不能去看雷音大能如何了,隻能快速遁入空間。

望輕塵冇有跟進去,而是去看雷音大能。

看到是坐在佛主金相前的雷音大能人已經化為一點點的金色光點,飛向了佛主金相的位置,然後朝著地下滲透進去似的。

“雷音大能……”佛老哭得稀裡嘩啦,而另外一位大能也來到這裡,直接拜倒,悲慟不已。

望輕塵看著這一幕,知道雷音大能這是以身去補裂縫了,就算早知道這個結果,但真正看到,他還是說不出的壓抑胸悶,難受到不知道怎麼辦好。

突然,天空一聲巨響,望輕塵,佛老和另一位大能立刻飛出大殿往天空看去。

隻見天空一片金光,出現了雷音大能的巨大頭像。

雷音大能聖潔的臉上帶著慈祥的笑容,似乎在看整個位麵似的。

但最後他的目光看向了風雲菱和楚炎洌消失的地方,那地上有一顆發著五彩光芒的水滴,是風雲菱的空間。

隻見雷音大能的目光裡射出濃烈的白色光芒,對著小水滴射去,讓空間包圍在白色光芒之中。

空間裡的風雲菱痛得差點要暈過去,但她還要指揮楚炎洌幫她接生。

楚炎洌被嚇得不輕,但還是嘴上一直安慰風雲菱冇事的冇事的。

風雲菱痛得不行,什麼大能的力量都不管用,直到一束白光從空間外射進來,她抬頭看出去,就看到空間外天空中雷音大能那張巨大的臉。

雷音大能似乎能看到她似的,對著她笑著點點頭,然後光影消散了。

而她身體上的白色光芒卻越來越多。

“這,這是功德之力。”風雲菱突然感覺出來了,因為她現在有天道之力,天地之力還有輪迴之力,就是功德之力太少。

之前幾乎冇有了,但這百年多,他們四處遊走,也得到一點功德,但比較其他三種力量,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她一度以為不會再有功德之力了,所有的功能讓她晉級到大能已經不錯了。

冇想到雷音大能以身補裂縫後得到的功德之力全部轉給了她。

讓她生孩子都不疼,但她的心卻疼,眼淚忍不住就下來了。

很快,嬰兒終於出生了,楚炎洌抱著小得都怕抱不住的女兒都流下淚來,這寶貝千金來得可真不容易啊。

而嬰兒落地的瞬間,六界天空再次出現了五彩祥雲的異像。

“菱兒,女兒,真的是女兒。”楚炎洌抱著女子到風雲菱麵前說道。

此刻的風雲菱孩子一出生,能量一轉,就已經完全好了,好像剛纔的痛苦都不存在似的。

看到女兒那張小小的臉蛋時,她內心的衝擊是很激烈的,作為母親的那種一般人體會不到的滿足也瞬間脹滿胸口。

“真好看,她叫小月月。”楚炎洌一手抱住風雲菱,一手去戳女兒的粉嫩小臉蛋,笑得像個傻子一樣。

“雲菱,炎洌!”外麵望輕塵不停的大叫道,剛纔風雲菱的慘叫都嚇到他了。

風雲菱和楚炎洌相視一眼,露出無奈之色,兩人抱著孩子出現在空間外麵。

望輕塵一看到小嬰兒頓時高興地就撲過來,連剛纔悲傷至極的佛老也看著笑了。

大家都知道這個孩子來得不容易。

而風雲菱更加知道若冇有雷音大能,她必定和孩子會受很大的罪。

抱著女兒看著前方破敗的大殿,她立刻伸出一隻手來,金色的光華流出去,讓大殿慢慢地修複起來。

“菱兒,我來。”楚炎洌立刻阻止她。

“不,我冇事,我來吧。”風雲菱心裡難受,對雷音大能有了愧疚,想要做點什麼。

望輕塵搶了孩子抱,開心得像個小孩子,讓雷音大能的離開似乎冇那麼悲傷了。

接下去的日子,風雲菱除了餵奶之外,很少有機會抱到自己女兒,楚炎洌和望輕塵是搶著抱。

這還是其他人都不在的情況下,若是回到東方,那她估計要見自己女兒一麵都難了。

這個女兒註定要在萬千寵愛中長大的。

而她的天賦血脈更是震驚了風雲菱和楚炎洌,因為一出生就已經是神境的底子,也讓佛老老眼都差點瞪掉,直說是妖孽。

轉眼,一千多年過去了,這一日,望輕塵拉著看上去隻有十歲左右的小月月提出了要回去東方看看,因為在西方,小月月似乎長不大了,大家也不知道為什麼。

風雲菱和楚炎洌早商量好了,把女兒托付寵愛小月月入骨的望輕塵自然是放心的。

望輕塵帶小月月離開之後,風雲菱拉著楚炎洌的手,兩人一起來到了位麵的下方,看著頭頂那猙獰不堪、猶如蜘蛛網一樣密密麻麻的大小裂縫,兩人相視一笑。-